www.4508.com www.4531.com www.4534.com www.4541.com

倾覆游船游客家属的24小时:11间房充满不安和焦

日期:[2018-07-08] 浏览:[次]

  不安和焦虑,在海宁花园酒店涌动

  家属们大多沉默,偶尔低声和至亲说上几句

  他靠着墙,白烟随着长长的叹息呼出

  本报记者 俞任飞 俞跃 杜雪梅 文/摄

  昨天早上7点30分,在海宁花园酒店待了一晚的20多名遇险者家属踏上飞机,前往泰国普吉开始寻亲之旅。

海宁临时安置遇险者家属的花园酒店

  从5日晚上开始,家属们发现联系不上在泰游玩的亲人们。他们焦虑不安,“感觉可能出事了,”一种不祥的征兆笼罩在他们心头。直到次日早上8点,海宁相关部门接到了公司负责人的短信:“5日下午5点多,(旅游团)遇到了五年来最大的风浪,目前还有18人失踪,寻求政府帮助。”

  这击破了家属们仅存的侥幸,从6日上午开始,他们陆续集中到花园酒店,海宁市政府设立事件处置小组在此专门接待遇险者家属。

  在花园酒店4楼的11个房间里,在近24个小时里,充满了不安与焦虑。

  急切 一到酒店就打听前方的信息

  6日中午12点30分左右,钱江晚报记者就来到了花园酒店,那时,当地政府的工作小组已经在酒店4楼开好了房间。

花园酒店4楼

  下午1点钟的样子,一个穿黑色上衣的男子急匆匆跑进酒店,一看到记者就抓住记者的胳膊问,“情况怎么样?”他可能把记者当成了工作人员或者是与他一样来打听亲人消息的家属。

  下午,更多的家属们陆陆续续来到了酒店,他们最迫切地想得知前方更多的信息,那时,他们有时还会聚在一起沟通彼此听到的信息,也会回答些记者的问题。

  但随着时间的流逝,这样的场景越来越少,整个四楼除了偶尔走动的工作组成员,常常陷入一种无声的境地。

  沉默 准备办理赴泰护照千里寻亲

  晚上9点,在工作人员的组织下,家属们聚集在一楼,准备办理护照。海宁市特意为他们开通了绿色通道,原本周期漫长的护照申请在一天之内就可办出。家属们凑在大厅休息区的一角,他们中不少是上了年纪的老人,长时间的精神高度紧绷,在他们的脸上可以看到颓然和无助。

  不到11点,办完护照的亲属们回到酒店,依然沉默着,登上电梯,进屋,然后关门。

  在3楼的楼梯口,记者又一次在酒店看到了来打听弟弟一家讯息的黑衣男子,侄女和弟媳还未找到,他无心再和记者交谈。他拒绝了记者进屋聊聊的请求,“我想早点休息,对不起啊。”他迅速关上门,不愿多说。

  无眠 深夜蹲在角落抽烟的男子

  对大多数亲属而言,这夜晚注定无眠。深夜11点多,酒店电梯间外的垃圾桶旁,堆放着不少供给家属的快餐盒,记者靠近瞄了一眼,从餐盒里剩的饭菜来看,大多数只吃了几口,甚至有的餐盒还未开封。

  一名中年男性蹲在边上,灰色的T恤和藏青的休闲裤有些凌乱,脚上的运动鞋显然是为了明天的远行准备的。

  他不愿告诉记者自己是谁的家属,只是静静地靠着墙,膝盖撑着双手,一支烟偶或递进嘴边,白烟随着一声长长的叹息呼出,在眼前聚拢,又迅速消散。

  不安 房间到处可见揉作一团的纸巾

  7日凌晨2点30分,6辆商务车静静地停在海宁水月亭西路的花园酒店门口,这些车辆将载着20余名涉事旅行团游客家属,启程前往泰国寻亲。酒店的工作人员为他们专门准备了小点心,供在路上使用。借着夜幕,他们将赶往机场,在5小时之后登上赴泰航班。

  对亲属而言,这或是一种解脱,小鱼儿论坛,“困”在花园酒店的时间,对他们而言太过煎熬,坐在酒店的沙发上,无数的信息涌来,却甚少关于自己的亲人。

  第一批家属团出发后,昨天上午8点左右,记者再次来到了花园酒店。一名酒店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目前大部分房间已经腾退,这里只剩部分亲属。

  在4楼的家属聚集区,服务员正在打扫多数房间,只有零星几个房间还有人。房间有些凌乱,到处可见揉作一团的纸巾,成摞的矿泉水堆在墙角,几样水果仍原封不动地摆在茶几上。

  痛哭 老人抽下搭在肩上的毛巾

  在西首的一间房间内,几位年纪稍大的男女坐立其中,他们是钱江晚报记者之前采访到的小徐一家4人的亲属。最近传来的消息,舅舅和表妹已经获救,舅妈的遗体已经寻获,只有表弟依然失联。

  屋子里也是凌乱的,桌上放着几个桃子和一包纸巾,气氛有些压抑,一位老人还未来得及梳洗,身着短裤背心,搭着毛巾不时地踱步。几名亲属坐在房内,不时和前方的亲属语音通话,眼睛明显红红的,零星的对话传入记者的耳内,“昨天晚上聊到3点,还没有睡。”每一个信息就像是救命稻草,他们不想错过任何一点。

  他们告诉钱江晚报记者,前方的救援情况是他们最为着急知道的,反馈永远比期待中的更慢。

  突然间,开着免提里的电话传来了一些细语,抽泣声一下子在房间里蔓延。老者抽下搭在肩上的毛巾,偷偷地擦拭着眼泪。这一刻我们不便再打扰,递上纸巾后,记者退出了房间。

  房间外,准备打扫房间的服务员垂着手,安静地候在门外。

  匆匆 赶回老家为亲人回来做准备

  送走了赴泰的亲人,小徐就匆匆赶回了杭州。睡了不到几个小时,他甚至还来不及收拾心情,有太多的事还等着他在做。

  中午1点多,刚刚在杭州忙完的他在路上给记者打来了电话。“我这会在回老家的路上了。”他得赶回诸暨,为后续亲人回国做一些准备。

  在他的微信,记者看到了他当天刚发的朋友圈,“请安心,慢点走,愿在另外一个世界的你们一切安好,也请放心,在这边,一切有我们……”